经济视野网 > 财经 > 证券 > > 正文

10亿机构资金出逃烯碳新材

  本报记者李洁雪深圳报道  12月23日,烯碳新材下跌2 46%,盘中最低跌幅达到4 61%,收盘价为12 27元,这是其自12月17日复牌以来的首次下跌。  在此前的四个交易日中,烯碳新材先是连续拿下三个一字涨停板,

  本报记者李洁雪深圳报道

  12月23日,烯碳新材下跌2.46%,盘中最低跌幅达到4.61%,收盘价为12.27元,这是其自12月17日复牌以来的首次下跌。

  在此前的四个交易日中,烯碳新材先是连续拿下三个一字涨停板,而后继续上涨了6.07%。算上23日的下跌,烯碳新材复牌后股价也已上涨了37.71%。

  但在看似强劲的股价表现后,烯碳新材却已连续5日出现资金净流出。龙虎榜数据显示,烯碳新材复牌后,不断遭遇机构大手笔抛售,机构合计卖出交易额已超1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发现,卖出的机构资金极有可能正是今年三季度末出现烯碳新材前十大股东中的8大证金系资管计划。

  8大资管计划疑似清仓

  由于拟以6.1亿元收购晨阳碳材100%股权事宜,烯碳新材于8月5日起开始停牌,直至12月16日晚发布复牌公告。

  在烯碳新材停牌期间,石墨烯概念板块受到了资本的追逐。仅10月以来,同花顺石墨烯概念指数就上涨了近55%。复牌后的烯碳新材也出现较明显的补涨现象,自17日复牌起便连续创下三个涨停的成绩。

  但在大幅涨停背后,龙虎榜数据却显示机构获利离场迹象明显。

  12月21日当天,烯碳新材卖出前5大席位均为机构席位,各席位卖出金额数值接近,卖出金额最高的是1.43亿元,合计卖出总金额达6.46亿元,占总成交比85.47%。按照烯碳新材当日11.86元的收盘价来估算,5家机构合计卖出5449.99万股,卖出金额最高的机构卖出股数约1207.9万股。

  但记者根据Wind数据查看基金年中持仓情况,以及三季度基金重仓名单,均未发现烯碳新材身影。而今年三季度末,烯碳新材前10大流通股股东中,却出现了8个基金公司资管计划,分别工银瑞信、南方、中欧、博时、大成、嘉实、广发、华夏8家基金公司和农业银行合作的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持股数量均为1207.9万股。

  可以看到,12月21日机构卖出最高席位金额折算后正好为资管计划数值,而余下四个席位则与此数额接近。值得注意的是,这8个基金公司资管计划均为三季度新进,若按三季度以来烯碳新材的最高价,也即7月1日11.03元的收盘价来看,这8只资管计划在12月21日正可实现解套,若是在三季度其它任一时点进入,则可实现超过7%的收益。

  龙虎榜数据还显示,早在18日烯碳新材第二个涨停时,机构就已开始动手。当日卖出5个席位中,前三均为机构专用,分别卖出1.3亿元、7092.16万元和4098.87万元,按当日收盘价10.78元计算,这三个席位分别卖出1207.9万股、657.9万股和380.23万股。

  在22日的烯碳新材的卖出5大席位中,第一个席位同样是机构席位,卖出金额为1.36亿元,根据当日烯碳新材集合竞价时涨停9:30开盘后立即打开涨停的情况,这一机构也即有可能是按照当日涨停价12.98元的价格抛掉了手中筹码。折算来看,卖出股数为1044.07万股。

  按以上几次卖出的总数量来估算,至少有7只资管计划采取了清仓动作,而且极有可能8只资管计划都已全数从烯碳新材撤离。

  市场回暖无需担忧证金减持

  从烯碳新材复牌5日的交易情况来看,机构选择回本后卖出股票的可能性较大。

  另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的烯碳新材资金流入情况来看,自12月17日至12月23日五个交易日中,资金每日均处于净流出状态,净流出额依次是2.45亿元、2.42亿元、2.58亿元、1亿元、1.58亿元,合计净流出10.03亿元,与前述龙虎榜上机构席位卖出的总额正好一致。

  对于证金减持的情况,投资者已能淡然接受。多位基金经理也向记者表示,“市场回归常态后,证金减持将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不用太担心对市场造成什么影响。”

  事实上,比起证金系资金撤退而言,投资者对即将到来的大小非解禁表示了更大的担忧。

  沪上一家私募机构的投资总监韩信(化名)表示,“明年一季度减持禁令就要解除了,短期可能会对市场造成冲击。而按过往惯例,一季度国际上也可能出现一些情况,因此我们考虑保持低仓,过了那阵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