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调查 > > 正文

上市前突击分红22亿 月赚上亿的公牛“圈钱”意图明显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 59亿元、53 66亿元、72 4亿元和20 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 07亿元、12 85亿元和3 21亿元,平均每月净利润超过1亿元。

  记者 吴丹若

  日前,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牛集团)披露招股说明书,冲刺A股。

  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总资产38.92亿元,与其近3年净利润相当。净资产18.92亿元,相当于公司一年半的净利润。上市前3年股东累计分红32亿,上市计划募资48.87亿来兴建生产线。

  “连续的高额分红涉嫌IPO前突击分红,有‘掏空’公司资产的嫌疑。”有投资者认为公牛集团上市“圈钱”的意图明显。成都商报记者为此致电公牛集团,截至发稿时电话无人应答。

  3年分红32亿 拟融资近50亿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平均每月净利润超过1亿元。

  截至2018年3月31日,月赚上亿的公牛集团净资产仅有18.92亿元,总资产38.92亿元,在数额上相当于报告期的累计净利润。而就在上市前3年,公牛集团连续现金分红共计32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6%以上:

  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50%;

  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4%;

  2017年,公司现金分红更是高达22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1.21%。

  此次IPO,公牛集团计划募资48.87亿元兴建产线,扩充产能。

  存货金额增长 却称产能不足

  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存货金额年年攀升。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3月末,公牛集团存货金额分别为3.9亿元、4.61亿元、9.63亿元和8.48亿元,存货逐年增加。存货周转率则从最高点的6.92次/年下降至5.89次/年,产品变现能力减弱。

  招股书中提到,“由于产能受限,公司无线插座、插头等产品有较大比例委外生产”。

  “从招股书看,目前公司已经面临存货大幅增加的风险。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规模快速增长,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904.71万元、9671.33万元和1.75亿元,存货压力明显。”一位投资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存货压力之下,公牛集团却声称产能不足,需要兴建生产线。并且,他们将大量现金用于投资理财,而不是将净利润投入再生产。

  公司的投资活动现金支出的大头是银行理财、信托等投资支出,主要项目是银行理财产品和非保本浮动收益。截至2018年3月末,公司投资理财产品余额超过9亿元,与固定资产金额规模相当。

  营收增幅超过60% 净利润增幅不足30%

  招股书显示,近3年间,公牛集团营收增幅超过60%,净利润增幅却不足30%,呈增收不增利态势。对于2017年净利润下滑8.6%,公牛集团表示,主要是受到毛利率下降的影响。报告期内,公牛集团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1.63%、45.21%、37.79%和34.98%,尤其是2017年以来下降明显。

  公牛插座市场占有率已经连续十多年位列全国第一。公牛集团以转换器和插座业务起家,开启转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USB数码类产品上面,2014年涉水LED照明,这四大产品的技术壁垒都不算高。本次近50亿募资中,大部分将投入墙壁开关插座、转换器和LED灯的生产基地建设和升级建设。

  分析人士认为,根据募投计划,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对简单,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以及城镇化的持续推进。随着我国房地产行业步入白银时代,上述产品可能面临整体增长停滞甚至下滑,销量增长前景堪忧。

  经销商销售是公牛集团核心销售模式。报告期内,经销商销售收入占公牛总体收入的比重在80%以上。招股书显示,阮立平的妻子多次潘晓飞以个人名义向公牛集团的经销商提供借款,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合计借款约1.9亿元。公牛集团解释,借款缘由是公牛集团采取“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借款,让这些经销商保持业务的连续性。潘晓飞的个人借款行为获得了公牛集团及其子公司宁波公牛担保,2015年至2017年担保金额分别为6142万、5452.50万和4953万。

  不过,公牛集团在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个人借款清单。

  新闻观察

  第三方回款或成上市阻碍

  公牛集团还存在巨额第三方回款。

  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公牛集团第三方回款占比分别为10.70%、10.20%、8.34%和3.08%,三年一期累计形成收入超过15亿元,数额巨大。公牛集团称,公司第三方回款主要是由于部分经销商基于付款操作方便等考虑,有时委托其亲属、员工等代为支付货款,即客户与付款方不一致。

  秉越资本相关负责人指出,“第三方付款不能碰!而它又往往是IPO企业容易触碰的雷区。”第三方回款是指采购方与付款方不一致,付款方是购销双方之外的第三方。“如果是规范的会计财务会计流程,采购方与付款方必须为同一人,才能确认收入。第三方回款是一种极其不规范的财务处理方式,也是IPO核查和财务审计的重点。”

  近两年,浙江三锋实业、仲景大厨房、上海步科自动化、四川天邑康和等四家公司就因第三方回款占比太高被否决IPO申请。泰禾光电、尚品宅配、杰克股份存在第三方支付且已过会。发审委审核意见均要求“请发行人代表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的销售通过第三方回款的原因、具体情况,是否建立相关内控制度并有效运行”;“请保荐代表人说明对前述事项的核查情况,并对涉及第三方回款的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发表核查意见”。

  对于第三方回款是否会影响公牛集团过会,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还要看监管的态度。

  原标题:月赚上亿的公牛上市前突击分红32亿 “圈钱”意图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