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理论 > > 正文

关于“一带一路”的心得体会

  当今,“一带一路”已成为世界人民热议、行动的指南。然而,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却是不可估量的。

  经济视野网10月31日电 当今,“一带一路”已成为世界人民热议、行动的指南。然而,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却是不可估量的。

  一、 一统的中华民族是南北方经济、文化碰撞与融合的必然结果。

  1、中国的地理就是以秦岭为界分为南北方。几千年来,就是以黄河为代表的西北游牧文化与以长江为代表的东南农耕文化不断地碰撞与融合。

  ①在冷兵器时代,北方游牧民族的悍马和骑兵,不仅是交通、通讯工具,也是战争和政治的决定性力量。所以,中国政治军事的中心一直在北方。秦时统一了马车的轨距,便于行全国,统一了度量衡,便于经济的发展;古代“马上封侯挂印”是信息的最快速递,“马上”一词即源于此,意即立马就办;连英国工业革命初期,其马拉火车的轨距1.435米就是两匹马后臀的宽度,至今我们火车轨距仍然在沿用。

  ②中国的南方,由于气候及沿海的原因,农业比较发达,而粮、油、丝、瓷的生产,物质的丰富,就是政权稳定的民生经济基础,而文化又根植于经济,有了余钱剩米,文化方能发展、丰富起来。故而,中国经济、文化的重心在中国南方。

  ③古有黄帝战蚩尤、隋唐有京杭大运河、三国时代的三国演义、元有元军攻入杭州灭南宋、明朱棣从南京迁都北京、清康熙帝沿大运河六次南巡等等。都表明了这一南北方经济、文化的碰撞与融合进程,是一统中华民族的根基。

  2、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能延续至今的国家。

  ①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均诞生于两河流域。古埃及有清尼罗河和浊尼罗河;古巴比伦有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斯河;古埃及有恒河和印度河;而中国有黄河和长江。然而,只有中国古文明唯一地能延续至今,成为当今尚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其中的奥秘。

  ②中国或许正因为数千年来南北方经济、文化有着不断地碰撞与融合,56个民族的经济、文化真正成为凝聚力极强的互为依赖的命运共同体,一统的中国才能使中国古老的经济、文化得以延续至今。这亦或许对当今的世界经济、文化、也要通过东西方的碰撞与融合,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有着重要的启迪。

  二、统一的中国,选择“一带一路”是加强东西方经济文化碰撞与融合的必然进程

  1、殷商时期,一支在首都安阳的守军,被打败向东溃逃,一直越过冰封的白令海峡,逃到了美洲大陆,成为了印(殷)第(地)安(阳)人的由来,后来从欧洲、非洲移居美洲的人民,通过南北战争,华盛顿始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美国。以后他们又随“八国联军”的殖民潮流来到了中国。

  2、元朝时期,成吉思汗凶悍的骑兵,一直把不断骚扰中国边境的匈奴军队撵往欧洲,始有匈牙利王国,强大的奥匈帝国又将日耳曼人撵往英伦三岛,始有强大的日不落帝国——英国的建立。他们又用炮(火药)舰(指南针)政策,从海上来到了中国。

  3、中国在与西方长期地碰撞、交流中,客观就有意无意地实现了经济和文化的融合和互补。在丝绸、瓷器传人西方的同时,西医、油画、交响乐、芭蕾舞也传入了中国;在儒学深入西方的同时,基督教也传入了中国。

  4、中国正是从自己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不断碰撞中,才得以融合、统一,也从历史上与西方经济、文化的碰撞中得到同样的启示,张骞、玄奘、郑和就是三位伟大的先行者。当今的世界,如果没有东西方经济、文化的继续碰撞与融合,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将不会得到更大发展,这已经得到世界上各国人民越来越多的认同。所以,中国选择并提出“一带一路”构想,不仅是要“改革开放”,还要“走出去”是必然的,符合历史的发展规律。

  5、世界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各大国都拥有了核武器。如果,再有人搞穷兵黩武,想靠挥舞“核大棒”继续搞霸权主义,继续充当“世界警察”,已经是慢慢行不通了。核战争将是人类的集体自毁,西方强人更要想清楚这一点。

  6、各国之间,必须摒弃前嫌,合作共进。无论是当前的反恐战争,还是经济文化的共同发展,都要寻觅人类利益的最大化,而不能各执己见,为一己私利而争战不休,影响自己的长远根本前途。虽然这一共识需要在长期地碰撞、实践之后。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

  7、中国也要摒弃过去主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论顺应时代的发展,建立和平渐进,通过发展生产力逐步改变生产关系的理念,才能建立世界命运共同体,实现世界大同。“一带一路”便是顺应这一理念的必由之路。

  8、“一带一路”的拓展和丰富。

  ①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从最初的五国,现已发展为包括观察员国的九国,特别是印、巴宿敌现已成为该组织的成员,表现了该组织的包容性,对其它国家不具特殊针对性;该组织从最初仅为反恐、反分裂的需要,现在已发展为经济、文化的全面合作。

  ②“金砖十”组织成员,也从最初的四国,现在不仅变成了五国,还“十”成了十国。成为团结世界发展中国家的载体,这种“南南合作”的新模式,已成为“一带一路”构想的重要补充。

  ③美国特朗普宣布放弃环太平洋自贸区协定(TPP),“中国东盟自贸区”的成立,不仅缓和了中国南海诸岛各声索国和域外大国在南海的捣乱,同时也疏通了“一带一路”的海上通道,有利于各国经济的共同发展,也是“一带一路”的延伸。

  ④中国和52个非洲国家的部长,每三年举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旨在平等互利、平等磋商、扩大共识、加强友谊、促进合作,是“南南合作”的对话机制。这不仅有利于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权益,而且有利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交流。

  ⑤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联合体,中欧同是东西方文化的

  两大发祥地。虽然也出现了“英脱欧”的小插曲,但是中国与欧盟在2014年7月31日达成的“共同打造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协议,给中欧关系做出了顶层设计,必将为中欧合作注入新动力,为世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中欧班列现在是越开越多,越开越远。

  ⑥中拉合作是发展中国家群之间的合作,也是“南南合作”的关键之一。2013年6月,拉美地区性组织“太平洋联盟”正式接纳中国为观察员国。2014年“中—拉共同体论坛”已成为中国与拉美开展整体合作的重要平台,为中拉进行集体交流、集体合作建立了新机制。并在“构建政治上真诚互信,经贸上合作共赢、人文上互学互鉴、国防事务中密切合作、整体和双边关系相互促进的多元多层次的交流合作”,形成“五位一体”。打造中拉携手共进的命运共同体。中国也需要在复杂的政治、经济形势下,开辟“创新合作模式”。

  三、 国家的实力表现为硬实力和软实力

  1、西方发达国家的硬实力无疑是强大的,而中国的硬实力正在迎头赶上。

  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他们继殖民主义、单边主义之后施行霸权主义,他们任意干涉别国的内政,用国家恐怖主义来反对恐怖主义,只能是使当今的反恐战争更加复杂化,使众多各国人民的生活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随着多国人民对一切形式恐怖主义的同仇敌忾,恐怖主义逐步陷入了困境,美国的国家恐怖主义也苦于捉襟见肘,处于退缩局面。

  ②“二战”以后,未遭受战争蹂躏的美国,在建立起来的布雷顿森林金融体系中,规定美元与黄金呈固定比率,使美元变成了美金。而其它的货币则与美金呈浮动比率结算,等于美国在向全世界人民借贷而发福。随着美元与黄金的脱勾,一个次贷危机就能引发世界的“金融海啸”,这当然应该与美国的霸权主义不无关联,当下的“美国优先”仍然是美国霸权主义的退缩版。随着中国硬实力的崛起,人民币已能与许多国家直接结算,而不必通过美元结算。有人说中国正在建立亚洲的“布雷顿森林金融体系”。

  ③在我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大部分领域正在赶上世界的发展,“中国制造”已成为世界名牌,某些领域已呈现领先态势,如深海采油、可燃冰、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无人飞机、中国高铁、量子卫星等等。毫无疑问,中国的硬实力正超越许多发达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④当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们应当“理直气壮地抓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应当成为国家的生力军”,在加大对“供给侧”的改革力度,使我国生产力更加科学和可持续。同时,用“精准扶贫”、“反贪肃贿”、“工资改革”等措施来消除“两极分化”的趋势,实现“城乡一体化”。从而,在建党百年之际,在我国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在我国建国百年之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梦。以现在的速度,中国的硬实力超过美国,那不是指日可待吗?

  2、中国的软实力,有着五千年悠久的古老文明。较之建国才200多年的美国,有着巨大的优势。

  ①早在新石器时代,继中原仰韶文化的考古发掘,南方的良渚文化早已与陕北和古蜀地区有所往来。说明了中国境内各民族的远古祖先,就在中国境内的地面上,以不同程度的文化,为发展生产,艰苦地向自然界做着卓越的斗争;同时也证明了中华文明自古就是多元一体的。

  ②目前,在全世界有着数千万的华侨、华裔,有300多家的“孔子学院”,还有大量的派出和赴华学子,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医、中药、汉字、汉语、诗词、书画、美景)已渐被世人所接受,这种“和合”的文化理念,不是任何人的非善意志所能抗拒的。

  3、宗教与文化有着很深的渊源。从“十字军东征”到“斋月战争”,美国利用宗教纷争,大举干涉阿拉伯国家人民的内部事务,以莫须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大举入侵伊拉克。拉登等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大有被逼良为娼的味道。这种用国家恐怖主义来反对极端恐怖主义,只能是扬汤止沸、饮鸠止渴。所以,中国政府宣布“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那些始作俑者才是最为可恶的。阿拉伯人民、伊斯兰不同教派的信众,在认识到自己的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安全的。只有彼此摒弃岐见,真正团结起来,重建家园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4、2013年,中科院石衡潭博士,出版了《论语遇上圣经》一书。他说:“‘儒耶对话’并非是东西文化之争,信仰与文化并非必然冲突,而是可以和谐相融”。他还说:“智慧的中国人能够通过不同文化的碰撞交流,创造出新的更加灿烂的中国文化”。笔者认为,儒家也好,基督教也罢,他们的共通之处,都是劝人向善,直达真理,完全可以和平共处。我国云南省丽江县城的一条街上,就是不同教派的信徒能以和谐相处的。据说在美国不信奉基督教的人是不能当总统的,而在中国我们就没有听说不是佛、道教徒就不能担任国家主席的。我们讲共荣、共存,不讲排它。

  5、美国的种族问题与中国对民族问题的践行对比。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美国人”,而是在最初来自于欧洲的白人,以及来自于非洲的黑人和其它各国不同种族的移民,共同奋斗成立了美利坚合众国。然而,当今的美国却在国内盛行“白人至上”的种族歧视,在国外实施 “美国优先”的霸权主义,这些无不渗透着殖民主义的烙印;在中国,56个民族团结建国,都是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我们既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也反对大民族主义,这种民族的大团结,同样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和合”理念,中国共产党在建构世界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更要注意世界众多民族的利益需求,相互尊重、共同发展.

  6、东西方的某些学者,由于不谙中国文化的精髓,有着很深的误解。有的看到我们党内和社会上的不少沉疴和诟病,就鼓噪“中国崩溃论”,其实中华民族有着爱国主义的强大凝聚力,完全有能力自愈自己身上的疴病,继续前行。君不见,当前法律、法规及各项制度的逐步完善,以及反贪肃贿的力度之大,当然还须持之以恒;再看美国,继续他们的冷战思维模式,仍有着殖民主义的阴影,为了继续称霸世界,就抛出莫须有的“中国威胁论”,四处围堵中国,君不见从近代史上中国只有被侵略而无侵略别人的历史。当前主张的“一带一路”构想,仍然是秉持“和合”的理念,欲与世界人民同命运、共进退。

  四、中国人民在现代历史上的三位杰出领袖

  1、纵观中国的五千年历史,就是一部封建主义的集权史。基于这样一个基本国情,中国眼下还不能搞“彻底民主”这一西方模式。试想一下,如果现在在中国实行“多党制”,局面会是怎样的。所以,根据中国的现实国情,执政党的正确理念和自癒疴病的超强能力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最高领袖的执政能力和思想,才是带领中国人民从现实走向胜利的关键。

  2、毛泽东作为开国领袖,曾经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二十八年的武装斗争,使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奠定了国家的实践和理论基础,智慧地决定了中国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在物质极其匮乏、经济落后的国情下,实行了必要的国家计划经济,在不断调整失衡的生产关系下,使国家的生产力得到了可观的发展。

  3、邓小平作为继往开来的国家领袖,适时实行“改革开放”,调整过度的生产关系,抓住生产关系与生产力这对矛盾对立统一体中,生产力才是发展的“牛鼻子”,适当发展资本主义因素,作为共产主义对付封建主义大敌的同盟军,施行“市场经济”,奠定了“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使中国人民强起来。

  4、习近平作为高瞻远瞩的国家领袖,在纷繁的世界格局下,坚决地“走出去”,通过“一带一路”把构建世界命运共同体作为己任,在建党百年之际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之后,在建国百年之际,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国梦”。完成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夙愿,使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共同富裕起来,提出了“一带一路”的伟大构想。

  五、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明确自己的责任和历史担当

  1、要实现“一带一路”的构想,首先我们必须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才有能力担负起这一历史的重任。

  2、记得在建国之初,在我中央人民政府北京新华门内的影壁上,就赫然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在天安门城楼正面山墙的两边,分别写着“中国人民大团结万岁”和“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两幅大字,这些就是开国领袖毛泽东的“初心”。现在,习近平主席告诫我们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是要我们不仅要为中国人民服务,还要为世界人民服务。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宗旨,也是中国共产党人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3、共产党人有一个信念:“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中国共产党人正是秉持这一信念,带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同命运、共进退。

  六、在联合国的框架内,实现“一带一路”的伟大构想

  1、“二战”后,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国家的282名代表,齐聚在美国的旧金山开会,讨论成立“联合国”。与会代表就“和平”和“合作”两大议题进行讨论,并于1945年6月25日通过了《联合国宪章》,成立了联合国。然而至今“和平”问题因“冷战思维”和“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搞得世人不得安宁;“合作”问题因“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也多有争执。

  2、在联合国始建初期的二十多年里,中国虽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但因中国大陆仍处于弱小地位,美国的霸权主义让台湾蒋家残余势力窃居着联合国的席位。直到1972年,觉醒的亚非拉国家,才仗义执言把早已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抬”入了联合国,中国人民从此在联合国里才有了自己发声的讲台。

  3、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东西方人的思维定势也会有很大的不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继“殖民主义”以后,摆出教师爷式的强势和霸权,实施“战略威慑计划”,主张“美国优先”;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主张“和合”,谋定而动,不得以势压人。所以,中国理所应当地把联合国作为与霸权主义的文斗台,作为与恐怖主义斗争的武斗台,作为宣传“和合”理念的宣讲台。例如,对朝鲜半岛的战争危机,联合世界各国主张用“双暂停”避免生战生乱;对恐怖主义派出各国最多的维和部队,制止恐怖活动、制止索马里海盗;大力宣传践行“一带一路”理念,使该主张写入了联合国协议文件,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共识。

  4、联合国是世界发达国家和世界发展中国家合作发展的平台,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初级阶段的载体,是唯一超越跨国区域性组织的世界联合体,中国要谋求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实现“一带一路”梦想,不仅要维护联合国的权威,使之成为国际冲突和国际合作事务管理中的有效平台;在主张国家间相处的正义、公平原则下用和平手段解决国家间的问题;还要促进、推动联合国组织的良性改革,使之更加运行有效。将来,不管中国会变的多么强大,中国都会永不称霸,中国只会做联合国这群“羊”中的“头羊”,带领世界人民走向共同发展、共同富裕、世界大同。现在,全世界已经有140多个国家对“一带一路”都积极响应,前景是看好的,关键是我们要保持平和的清醒头脑,把好事要办好。

  5、中国当然会充分利用联合国的各专门机构、各种论坛、各类研讨会、各类峰会,与世界各国共商合作、共赢的具体方案和路径;中国已经成为联合国第二大经费提供国,提供的世界维和部队已达万人,是最多的国家。这些,当然是践行“一带一路”的重要途径。

  七、政治上的“一带一路”

  1、中国革命的道路,只适用于中国的客观国情。从1840年开始的中国近代史,就饱受帝国主义们的欺凌,沦为半殖民地,北京世上最辉煌的皇家园林“园明园”,就被“八国联军”完全抢掠和焚毁,上海一公园门口就居然挂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同时,中国半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又成为发展生产力的严重桎梏。中国共产党人一方面从欧洲“取”回了马克思主义,另一方面“阿芙乐尔号”又“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先知先觉的中国共产党人,智慧地绕过了资产阶级很弱小无力担当的资产阶级革命,用“新民主主义”理论,依靠工农大众,通过二十八年的武装斗争,又充分利用了日本军国主义武装侵华,从而激发了中国人民极大地爱国主义感召力,在内外双重压力下,推翻了蒋家王朝,始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才走上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道路。

  2、世界各国能否复制中国的革命道路。我们也曾经批判过“三和一少”,搞革命输出,要“全世界人民眼望北京”,公开支持别国的武装民族解放运动。然而,事实教育了我们,各国有各自的国情,各国人民有权利也应该走适合各国国情的前进道路,尊重别国的特性和历史文化、宗教传统,不能以武力或强制等极端方式输出自己的理念和制度。

  3、当今,国际社会的基本格局正在改变,世界的主题是和平和发展。世界发展中国家,其生产力的发展也会主导与生产关系这一对矛盾发生根本性地和平演变,通过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不一定非要通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唯一的途径;世界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其生产日趋全面社会化,其基本矛盾的存在和今后的演变,必将推动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既然社会主义是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社会,而共产主义社会是“物质水平的极大丰富,道德水平的极大提高”的社会,当然是世界人民共同的理想社会,必然也会成为世界人民共同追求的目标,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均衡发展,而且要互相促进。现在世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什么将来不会有“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南非特色的社会主义”呢?

  4、中国共产党人通过“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不受不同国家、地域和制度的限制。不仅要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程,而且要实现世界大同的共产主义理想,“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我们不必过分的沉迷于自己国家的兴衰,更不能以别国的衰落代价来促进自己的兴旺,从而落入“修昔底德陷阱”。有一个在美国有亲戚的朋友告诉我美国奥巴马说过:如果13亿中国人都要过上美国人水准的生活,就要消耗掉全世界70%的资源。其实,世界的资源不是一个定值,随着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将会发现和创造更多的资源,比如可燃冰的发现和核聚变热能的缓慢释放,中国有世界最大的赛罕垻人工森林。何况资源的配属也不是非你即我的关系,奥巴马岂不是在杞人忧天。我们相信“团结就是力量”,相信合作共赢,执拗地走“一带一路”,走世界人民共同富裕之路。

  5、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必须为发展中国家伸张正义、公平和发展;但是中国正在由一个大国向世界强国迈进,我们又必须实现谋求与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合作、共赢和发展。所以,我们必须实现外交上的弱国心态向大国心态的转变。选择“一带一路”构想,就是实现世界命运共同体,实现世界大同的一条必由之路。

  6、在“一带一路”之上,既会有鲜花,也一定会有荆棘。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他们秉持平面的二元思维定势,从殖民主义、单边主义,再到霸权主义、国家恐怖主义,他们信奉“零和博弈”观念,现在只提“美国优先”,已经是很客气的了;而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秉持立体的多元思维定势,从我国创新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国两制”、“搁置争议 共同开发”,再到“一带一路”的“世界命运共同体”思想,均见一斑。中国一贯主张“和合”的理念,合作共赢的思想,当然会有斗争,只不过是斗而不破罢了。首先,我们主张可以结伴而不结盟,重王道而轻霸道,维护联合国的集中原则,真正只做“头羊”,不做“赶羊人”;其次,要善于做工作,做到“有理,有利,有节”有后发制人的反制能力;同时,坚持不同制度国家的良性竞争,找到更多、更好的合作方式和途径,使大家能在“一带一路”的合作中,都能得到获得感和幸福感。

  7、随着历史的不断推移,对“一带一路”构想的深入理论探讨,必将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新发展,我们应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由于践行“一带一路”,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福祉,无论从理论到实践,都会是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无论怎样估量都不会为过。

  八、结束语

  中华民族,上下求索五千年;

  中国共产党人,学贯东西一百年;

  中国人民,通过“一带一路”,四海之内皆兄弟。

责任编辑: 覃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