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财经 > 金融 > > 正文

城商行IPO八年煎熬路:锦州银行上市被汉能搅乱

近日,锦州银行的上市之路被汉能薄膜发电搅乱,此前的一笔股权质押信贷令锦州银行业务出现潜在风险,不得不重新应港交所要求重新披露信息,锦州银行上市之路遇阻。

  近日,锦州银行的上市之路被汉能薄膜发电搅乱,此前的一笔股权质押信贷令锦州银行业务出现潜在风险,不得不重新应港交所要求重新披露信息,锦州银行上市之路遇阻。其实,从2007年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三家城商行成功登陆主板市场后,八年期间,再无城商行登陆A股市场。城商行IPO之路为何如此之难?在专家看来,城商行的大规模异地扩张及规模所带来的风险隐患正在显现,风险漏洞也为上市道路增加了障碍。另外,历数往年案例,A股发行收紧甚至IPO暂停、高管遭调查、自然人股东人数过多等,都成为城商行上市之路上磕磕绊绊的坎儿。无奈之下,许多城商行选择到H股、新三板市场登陆。但登陆A股仍是众多城商行的梦想。

  障碍一:A股发行收紧、IPO暂停

  江 苏银行谋求上市已经有八年之久。早在2007年成立时,江苏银行便已将上市定为发展目标,2010年下半年,江苏银行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但由 于A股市场持续低迷,不少城商行暴露出各项风控不足、欠缺的事件,使监管层对城商行上市持更为谨慎的态度。2012年IPO暂停,客观上又令江苏银行的上 市之旅遭遇搁浅。

  2012-2014年,每年的股东大会,江苏银行股东都要被告知上市延期。通常每次延期都为一年。

  去年四季 度以来,A股市场转暖,城商行登陆A股市场希望重现。今年5月,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中小商业银行发行上市的发行监管问答,等待多时的江苏银行再次看到上市曙 光。5月底,包括江苏银行在内的10家中小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状态均为“已反馈”;6月12日,证监会公布了江苏银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的预先披露 稿;7月1日,江苏银行首发申请获得通过。而此时A股市场遭遇罕见的大跌行情,IPO暂停令江苏银行A股上市之路再遇挫折。

  障碍二:信贷大客户牵连

  A股市场排队三年无果,转投H股市场的锦州银行再遇风波。汉能薄膜发电在香港市场的丑闻,锦州银行上市进程被迫推后,不得不重新向香港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

  今年5月,汉能薄膜发电因涉嫌市场操纵一案被香港证监会查处,股价出现暴跌,重挫近47%并连续停牌。7月,港交所应香港证监会指令,停止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股份买卖,曾向汉能提供大额贷款的锦州银行不幸遭到牵连。

  在与汉能资金关系的敏感问题上,锦州银行在最新的招股说明书中主动进行了披露:汉能贷款余额总计为94.61亿元,分为与汉能挂钩的受益权转让计划、锦州银行发行的非保本型理财产品(A类债务工具)、锦州银行发行的保本型理财产品(B类债务工具)三种。并承认其中附有信贷风险敞口净额(无抵押或第三方对冲)27.7亿元。

  虽 然今年上半年该行净利润同比上涨58.2%,营业收入暴增104.6%至46.8亿元,成绩亮眼,而另一方面,资产充足率快速下滑,令锦州银行的上市需求 更为迫切。截至今年6月末,锦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92%、7.03%,分别较年初下降1.53个百分点、1.61个百分点。

  障碍三:自然人股东数量众多

  由于城商行多由城市信用社演化而来,因此股权分散,自然人股东数量较多成为阻拦城商行上市的一个顽疾。

  早在2007年,杭州银行就启动IPO申报工作,彼时,杭州银行的名称还是杭州商业银行。前身是由33家城市信用社、信用联社及杭州市财政局等多名股东共同发起设立的,这一系列复杂的股权结构为之后来的上市之路埋下了重重隐患。

  为 解决股权分散难题,杭州银行曾进行了多次增资扩股。直到去年,该行还曾进行了一次增资扩股,增加了1950万股国家股、1.5亿股社会法人股。这次增资扩 股之后,杭州银行自然人股份占比由5.09%降低至4.69%(2014年年报数据),杭州银行股权分散的历史性难题终被解决。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我国的城商行和农商行都是从信用社改制而来,股东过多是历史遗留问题。但信用社改制是从1988年开始,在此之前的出资人获取的回报无所谓,之后进去的出资人则多是冲着高额利润。

  持股人数过多,容易引起一些社会问题,尤其是那些上市后获得高额利润的个人投资者,会带来很多社会负面影响,甚至产生寻租行为。

  障碍四:高管落马暴露内控问题

  剥离不良资产、增资扩股、谋求上市,是不少城商行的凤凰涅槃三部曲。可对于成都银行来说,上市推手毛志刚的落马恰恰代表了自身内控体系的薄弱。

  2011 年6月,成都银行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并通过了IPO相关议案,次年4月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但随后上市遭遇延期。2013年9月,成都市纪委正式宣 布,“成都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毛志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12月,成都市中级法院宣判毛志刚因犯受贿罪判死缓。

  虽然2014年6月成都银行再次向证监会提交IPO招股书申请,但截至目前,成都银行的上市仍遥遥无期。

  事实上,拟上市银行高管一旦出现问题,说明银行内部没有完善的管理、风控机制,高管“一人独大”、“一个人说了算”,这样完全没有形成良好的协调管理机制,证监会发审部门也会更加关注这些方面,所以这类银行上市难上加难。

  专家观点

  另辟蹊径转向H股、新三板

  对于发展迅猛、资本金缺口大的城商行来说,只有尽快上市才能满足业务发展,苦等A股市场并非良策。自从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 等地方银行陆续通过借道港股从而实现了IPO的上市梦后,H股市场就成为了各地城商行的首选上市地。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及锦州银行均已提交了H股IPO申 请。

  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以目前的上市环境来看,地方银行在港上市要比登陆A股相对容易得多,与其坐等A股市场对城商行开闸,反倒不如借道H股发起上市的冲击。

  另一方面,新三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此前齐鲁银行就曾登陆新三板。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在现阶段主板上市不明晰、新三板上市相对容易的情况下,有一家银行成功挂牌的示范效应出现,必然会引发很多城商行跟进。同时未来也有转至主板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