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财经 > 证券 > > 正文

河南新郑:润弘制药IPO闯关 两次预披露招股说明书财务数据不一致

证监会第二次披露的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比较财务报表”2014年度列报财会数据,与2015年11月13日证监会第一次披露的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5年8月20日报送)“比较财务报表”2014年度列报财会数据有巨大差距。

  3月31日,证监会网站第二次披露河南润弘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7年3月28日报送)。随后,就有消息传出,证监会第二次披露的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比较财务报表”2014年度列报财会数据,与2015年11月13日证监会第一次披露的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5年8月20日报送)“比较财务报表”2014年度列报财会数据有巨大差距。

  例如:2015年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4年度“预收款项”为9,895.82万元;而2017年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4年度“预收款项”为7,739.57万元。这使润弘制药2014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预收款项”科目,同一会计年度同一科目下的两个财会数据相差2,156.25万元。

  2015年、2017年润弘制药两次预披露的IPO招股说明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4年度“未分配利润”前后金额分别为10,769.36万元、11,833.16万元,前后财会数据相差1,064.25万元。

  2015披露的年招股说明书《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4年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1,023.73万元;而2017年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4年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9,532.30万元,同一会计年度同一科目下的两个财会数据相差1,491.43万元。

  记者梳理润弘制药两次预披露IPO招股说明书财务会计信息。首先发现,2015年润弘制药IPO财务会计信息审计单位为: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兴华所”);而2017年润弘制药IPO财务会计信息审计单位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健所”)。

  来自证监会的消息显示,2015年润弘制药IPO财务会计信息审计单位兴华所,2016年陷入欣泰电气IPO财务数据造假案,并涉嫌出具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兴华所及兴华所三位签字注册会计师王全洲、杨轶辉、王权生,一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处理。

  记者注意到,2015年润弘制药IPO财务会计信息三位签字人,正是兴华所负责人王全洲及两位签字注册会计师杨轶辉、王权生。

  那么,经兴华所负责人王全洲和两位签字注册会计师杨轶辉、王权生,签字出具的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5年8月20日报送)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15]京会兴审字第 01010155 号),财务数据方面有没有虚假记载?

  2015年、2017年润弘制药两次披露的IPO招股说明书比较财务报表,2014年度列报的同年度相同会计科目下的财会数据不一致,是否与润弘制药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有关?

  同时记者关注到,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7年3月28日报送)在“业务与技术”中,仅仅披露了发生在武汉、抚州的两起公司存在的产品质量问题。但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润弘制药至少还涉及浙江、吉林、福建、江西4省10个批次的药品先后曾出现质量问题,被上述各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被通报存在质量的药品涵盖润弘制药生产的长春西汀注射液、硝酸甘油注射液等核心产品,而这些信息却没有在润弘制药IPO招股说明书中披露,这是否属于重大遗漏?

  就上述疑问,4月13日,记者赶至河南省新郑市润弘制药采访,被电话告知领导都在外地出差,让记者将采访提纲传至润弘制药投资者关系邮箱,过后给记者回复。

  4月20日,记者接到润弘制药董秘张向甫电话,称已看到记者采访提纲,但企业现在处在静默期,不作任何回复,并称记者提到的问题招股说明书中都有详细的披露,不再做过多的解释。(记者石宏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