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财经 > 证券 > > 正文

万家乐控制权酿变 关联收购“坑杀”股价

  凭借MATE7自动烹饪系统、BX7恒暖π商用级壁挂炉,近期万家乐(000533)再次斩获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奖。只是,由于早已剥离厨电业务,这一切已经与上市公司无关。

  凭借MATE7自动烹饪系统、BX7恒暖π商用级壁挂炉,近期万家乐(000533)再次斩获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奖。只是,由于早已剥离厨电业务,这一切已经与上市公司无关。

  万家乐如今正在大宗商品贸易领域越走越远,而二级市场似乎并不买账。4月4日,万家乐迎来了复牌以来的第二个跌停。

  值得关注的是,4月2日以来万家乐连续出现两次“坑杀”走势。2日复牌当天,万家乐以跌停价开盘,随后当日收涨0.31%,3日大幅低开后跌停;4日的情况也较为类似,午盘短暂反弹后,尾盘再次封死跌停板。

  在此之前发布的公告显示,计划以现金支付的形式购买浙江翰晟剩余的40%股权,标的公司主营业务为大宗商品贸易和供应链管理服务,此次交易对手正是万家乐现任董事长陈环。

  “供应链管理公司可以视作贸易商的升级版,经营范围会更广一些,也可能会涉及一部分融资业务,但是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沈阳一位大宗商品第三方咨询公司人士4月4日介绍称。

  西藏隆源投资总监蒋竞松4月4日则评价称,如果收购标的未达预期,股价很可能就出现缩量下跌的情况,而万家乐本周却出现成交量迅速放大,拉升后跌停的走势,“这是典型的资金自救。”

  掩护与出逃

  4月4日,万家乐继续以“一字”跌停开盘,但是当天11∶20左右,却突然有大笔买单撬开了跌停板。

  但是,这一状态仅仅维持了15分钟,午后开盘不久公司股价再次封住跌停,直至当日收盘。而这已经是本周出现的第二次股价异动了。

  4月2日,收购浙江翰晟消息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万家乐便以跌停价8.67元开盘,并于午后撬开跌停板,当日以0.31%的幅度收涨。不过,4月3日,万家乐大幅低开后再次跌停。

  换言之,4月2日高价买入的投资者相当于被“坑杀”,这种暴力走势在当前监管趋严的A股市场并不多见。

  “这段时间A股走势不好,但是游资却出现了升温迹象,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涨停板数量,每天都有六七十家公司涨停。”蒋竞松认为。

  近期万家乐二级市场上的异动,更像是一次有掩护的出逃。

  龙虎榜数据显示,4月2日,兴业证券深圳分公司等5家买方席位合计净买入1.28亿元,而天风证券深圳平安金融中心营业部等5家卖方席位则卖出了2.15亿元。

  4月4日的情况类似,但是前5名主力席位买入与卖出差额扩大到了1.28亿元,而这部分筹码显然已经被其他投资者接盘。

  实际上,自从2016年3月“汇垠系”旗下的广州蕙富进入上市公司以来,万家乐多数时间便保持了震荡下跌的走势。

  这与上市公司业务端的变化不无关系。

  此前,上市公司业务主要包括厨卫家电产品、输配电系列产品两部分,但是在广州蕙富入主后不久,万家乐便将原有的厨卫家电业务进行了剥离,并改为发展大宗商品贸易业务。

  而大宗商品贸易业务的经营载体,便源自于2017年初收购了60%股权的浙江翰晟,只是该标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1-6月,万家乐大宗贸易及供应链服务系列产品毛利率仅为1.44%,净利润则为1497万元,远远低于另一家子公司顺特电气的4023万元利润规模。

  如今,万家乐计划将浙江翰晟剩余的40%股权再次收入囊中,难免会遭到二级市场用脚投票。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1月29日,有陕国投、云南信托等多达5个信托产品出现在万家乐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这在蒋竞松看来,“这不正常,信托产品本身存在一定期限。假设股价短期内大幅下挫,很可能会触发相关产品的平仓线,从而产生连锁反应。”

  控制权或生变

  除了收购标的未达预期外,上市公司股东层面的变动也带来了一定不确定性。

  作为杠杆式收购的典型,“汇垠系”此前曾拿下了万家乐、汇源通信(000586)和融钰集团(002622)三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但是随后“汇垠系”开始收缩战线,并先后从汇源通信、融钰集团集团撤离,如今旗下上市公司也仅仅剩下万家乐一家。

  2017年12月,融钰集团曾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汇垠日丰拟将其持有的1.26亿股股份协议转让给上海诚易,另将持有的4880.4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长兴兴锋。

  交易完成后,上海诚易将以1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长兴兴锋持股5.81%跻身第二大股东。

  需要指出的是,上海诚易的实际控制人为尹宏伟,正是汇垠日丰收购融钰集团的幕后“金主”。

  公开资料显示,汇垠日丰的出资构成中,汇垠澳丰作为普通合伙人仅出资1万元,占比0.0004%;平安大华代表平安“汇垠澳丰7号”出资24.9999亿元。

  其中,“汇垠澳丰7号”的主要资金来源于“粤财信托-永大投资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永大投资1号”的一般收益人包括同加投资和创隆投资,各出资3.65亿元,尹宏伟则是上述两家公司的实控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月4日了解到,按照广州市政府对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基金”)“两个回归”的要求,即支持广州产业转型升级,支持广州基础建设投资,归属于广州基金的汇垠天粤旗下公司已经收缩对汇源通信、融钰集团等上市公司的投资,同时万家乐股权转让事宜亦在有序推进。

  那么,未来又将由谁来接手万家乐?

  其中存在一个容易被忽略掉的细节,即尹宏伟再获得融钰集团控制权前,已经于2016年9月成为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万家乐近期人事同样出现了变动。2017年12月29日,“汇垠系”代表陈伟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改为陈环接任。

  不难看出,未来万家乐或有望复制融钰集团的控制权演变路径,而如今陈环更是急于将旗下资产装入到上市公司中。

  而对于上市公司经营和财务数据而言,大宗商品贸易或供应链管理服务算不上是一个盈利能力较强的业务。

  “这类企业操作现货的同时,还会利用期货配合操作,比如河南的瑞茂通(600180)在期、现两个市场的操作就非常成功。”郑州一位衍生品行业人士4月4日介绍称。

  即便优秀如瑞茂通,公司2015年、2016年供应链管理业务毛利率也不过9.33%和6.35%。

  今年1月,万家乐发布的一则“衍生品投资管理制度”的公告,似乎也显示出了陈环对未来万家乐的定位。记者董鹏

  原标题:万家乐控制权酿变 关联收购“坑杀”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