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要闻 > > 正文

大黄鸭之父又来了,给乌镇做了一条鱼

  搭建完成后的粉红色浮鱼与水剧场形成鲜明的反差(小图为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摄  这个被施工人员戏称为香肠嘴的翘唇,高约三米。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摄  浮鱼的鳞片其实

  搭建完成后的粉红色“浮鱼”与水剧场形成鲜明的反差(小图为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摄

  这个被施工人员戏称为“香肠嘴”的翘唇,高约三米。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摄

  “浮鱼”的鳞片其实就是在中国的泳池中最常见的浮板。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摄

  2013年“大黄鸭”在北京的展览,让国内的观众认识了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中国观众亲切地称其为“大黄鸭之父”。可是,他却并不“领情”,他说:“我并非橡皮鸭的爸爸,我是四个孩子的爸爸,而我自己也是一个孩子。”

  这次霍夫曼为江南水乡乌镇量身定制了一条“浮鱼”(The Floating Fish),又是他惯有的“又大又可爱”的动物系列。这件作品是昨日开幕的“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的作品之一,陈列在西栅景区内水剧场的水面上。

  在展览开幕前,新京报记者提前看到了这条“神秘”的鱼,之所以称之为“神秘”是因为在开幕之前它都是对外保密的。据悉,此次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从3月28日起向社会各界开放,持续展览至6月26日。

  1 保密做得有多好?

  爬桥、上塔,看到的只有一抹粉红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的多数作品是在北栅丝厂展出,只有7件作品在乌镇西栅景区内。由于是散落在西栅景区内,所以观众很容易就与这些作品“不期而遇”。其中,最神秘的作品莫过于霍夫曼这件了。露天展出、个头很大,却在开幕前一天才让媒体看到庐山真面目。

  之前保密做得有多好?抵达乌镇后,记者从展览手册上发现了霍夫曼将展出一件名叫“浮鱼”的作品,只闻其名却未见其形,还有一个公开的信息就是展览地点——水剧场。

  在未对记者公布前,新京报记者看到水剧场的东门、北门和南门都紧锁着。东门上贴着水剧场内部施工不对游客开放的字条。为此,记者跑到水剧场外围,在西市河对面只能看到作品的一部分倒影,完全看不出是个什么形状。通济桥与水剧场隔河相对,站在这座拱桥上,该作品又被绿树和白墙挡住了。

  环顾四周,最高点也就是水剧场北面的白莲塔,这是乌镇最高的建筑,塔高七层,但是只对游客开放到第三层。新京报记者爬到白莲塔的三层,发现也只能看到被绿树挡住的一抹粉红。

  2 这是条什么鱼,有多大?

  可以是杀人鲸、也可以是鲤鱼

  长15.2米、高7米,光嘴就有3米高

  3月26日,也就是展览开幕前一天下午4点,记者终于看到了这件“传说中”的作品,霍夫曼在他的新作前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从南边的小门进入水剧场后,沿着小径行走上十步,一转弯,赫然发现一个粉红的庞然大物立于水中。走近一看,记者才发现原来鱼的全身都像有鳞片一般,一层层组合而成。霍夫曼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条粉粉的鱼长15.2米、高7米,光鱼的嘴巴就有3米高。近看这条鱼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张“性感”的翘唇,被当地工人戏称为“香肠嘴”。

  这条“浮鱼”不像之前的大黄鸭是真的漂浮在水上,而是固定在水剧场的水面上,鱼的“肚子”被脚手架支撑起来。对于这个问题,霍夫曼告诉新京报记者,“是因为它太重了,不能够浮在水面上。不过,现在水还会上涨,到时候会淹没脚手架,远看就好像浮在水面一样了。”

  鱼的外观是由一块块游泳浮板组成,这些材料都是在中国采购的,这条鱼也是在乌镇现场由当地人组装而成的。

  至于这是一条什么鱼,完成这件作品的工作人员也不得而知。霍夫曼对此的回答是:“我做的是一个鱼的综合体。它可以是杀人鲸,也可以是鲤鱼,我听说中国有鲤鱼跳龙门的传说,有的鲤鱼跃过龙门会变成龙。所以这些鳞片看上去也像龙鳞。这也和展览的主题‘乌托邦’契合,都是一种想象中的东西,在这个层面上来说,它是一条抽象的鱼。”

  3 为何选择创作一条鱼?

  水剧场有水、有座位,但就缺一条鱼

  创作过兔子、蜗牛、青蛙、鸭子、熊等各种动物的霍夫曼,这次为何偏偏选择创作一条鱼呢?那是因为他选中了这个展示空间——水剧场。据霍夫曼介绍,半年前,他第一次来到乌镇,就选了这个地方。“当天下着雨,非常冷,但是这并不妨碍艺术家有好的想法”,霍夫曼还清楚地记得他与乌镇的第一面。

  来到位于西栅的水剧场后,他就决定要在这里做件作品,他觉得水剧场很像海洋世界的水族馆,有水、有座位,只是缺少表演的海豚或鲸鱼。“我把这个地方看成水族馆,所以我就想做一个与鱼有关的作品。”

  为这条鱼选择这么鲜艳的颜色,也是霍夫曼在观察了水剧场周围的环境做出的决定。他告诉记者:“我当时看到水剧场的周边环境,都是绿树、白墙,不远处还有白色的塔(白莲塔)。我就想用一种对比色,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作品的颜色。”

  据当地工作人员透露,这条鱼制作工期为28天。先搭支架,再开始用浮板一层层覆盖全身。人在国外的霍夫曼给乌镇的工作人员发来了他的手稿,在制作期间他写了上千封邮件沟通,不断调整鱼鳞的方向。据此次展览的主策展人冯博一介绍,霍夫曼要求工作人员每天都得把当天完成部分的图片发给他。

  【焦点问题】

  1 用了多少钱?

  对于这次作品的预算,霍夫曼不愿透露。当新京报记者追问他,这在你以往作品里是不是很贵的?他立即予以否认,“当然不是”。当记者再次追问他是不是很便宜的时候,他回避了这个话题。

  2 观众能摸吗?

  霍夫曼非常乐意观众触摸这件作品,但是他要告诉观众“请温柔地摸它”。他非常讨厌一个作品被围起来,与观众形成一定的距离。

  3 会永久放在乌镇吗?

  霍夫曼表示,展览结束后,他会和主办方讨论延长展览。

  4 展览结束后,这些材料怎么办?

  霍夫曼称,这些浮板也会像他之前的作品那样循环利用,也许会用来做别的作品,比如可以拿来雕刻其他作品或者在上面贴上照片或画点什么挂在家里墙上做装饰。他还会把多余的浮板当作礼物分给朋友。

  5 会担心出现山寨“浮鱼”吗?

  “不,我不怕被人山寨。”霍夫曼很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他也表达了自己是非常重视版权的人:“如果你是艺术家、设计师,做了一个很好的作品,然后被其他人看到后,说这个作品太好了,我也来做一个,你肯定不好受,因为这是版权问题。”

  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乌镇报道

责任编辑: 覃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