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网 > 财经 > 证券 > > 正文

游资纷纷撤场股票接连大涨告别寒冬影视行业"回春"

  伴随着股市一片利好,这两天,持续低迷了一两年的影视上市股也开始随着大盘“回春”。

  漫画/琚理

  伴随着股市一片利好,这两天,持续低迷了一两年的影视上市股也开始随着大盘“回春”。上周刚刚公告转让股权并易主的慈文传媒昨日涨停,而此前出品了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也因票房利好在年后涨停,当代明诚、上海电影、华闻传媒等影视股均涨幅居前。

  曾经一度因为与资本过度捆绑,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们经历了较为严峻的寒冬——对赌协议无法完成,宣布商誉减值,甚至需要以一折变卖股权以求存活。成也资本,败也资本,对国产影视制造者们来说,游资退却,回归创作,这场脱困之路刚刚开始。

  慈文“易主”,为缓解资金压力

  开局不利,是2019年开春后不少影视公司的普遍感觉。为了解决财务危机,上周,老牌制作公司、在业内有着“爆款制造机”之称、先后制作过《花千骨》《老九门》等电视剧的慈文传媒发布公告,宣布其创始人马中骏将减持公司15.05%的股份,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江西省人民政府将成为慈文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中毫不掩饰地表示,此次股权转让其实是为了解决慈文之前的股权质押难题。作为上市公司,慈文传媒2018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其预计亏损额度超过9.5亿元,而此前作为公司的大股东,马中骏个人已多次质押股权。慈文传媒副总裁、首席品牌官赵斌透露,这次股权转让后,公司的财务压力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公司未来将从民企转变为混合所有制的上市公司。

  面对外界“慈文易主”“折戟资本”的说法,赵斌表示其实略有偏差。据他介绍,此次改革后慈文将保持原有团队和创作方向不变,虽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再是创始人马中骏,但华章投资与慈文的合作并不会介入创作。“国有资本的进入,很大程度上是为慈文的未来发展纾困,并不是因为走不下去了。新的资本注入,也只会让慈文未来的发展更好。”据他介绍,解决了资金难题后,慈文未来将投入更大体量的影视项目,着力提升国剧品质,做出更多能代表中国国际化的重头作品,像2019年恰逢发现大熊猫150周年,慈文方面计划抓住这个契机与国际合作,联合开发相应的文创项目。

  影视股“爆雷”,并购热埋下祸根

  对更多的影视上市公司来说,因为受困于2018年的影视税收风波,回款困难,发行遇阻,如何止损并重新回到运营的正轨才是正题。

  年后,19家影视动漫股相继发布了2018年的业绩预告,其中10家业绩预亏,6家虽然盈利,但业绩预减。其中,曾经出品过《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知名国剧的华录百纳成为影视动漫行业的“亏损王”,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业绩亏损大约33亿元,而在上年同期公司盈利超过1亿元。根据华录百纳的解释,业绩亏损主要是因为综艺招商不达预期、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影视项目未能及时确认收入,同时因子公司出售喀什蓝色火焰、北京蓝色火焰也形成了接近16亿元的投资损失。

  来自财经专业媒体的分析显示,前几年,影视行业资本运作较为活跃,利润承诺协议几乎是影视上市公司兼并收购的标配,多数公司是“轻资产+高估值”模式,以三年业绩对赌为主,部分对赌期延长至四年。这就导致了高溢价的并购重组会背负高额的商誉,而一旦被并购的公司业绩不达标,商誉减值的风险就不断增加。2014年,蓝色火焰作价25亿元被华录百纳收购,创下了综艺行业投资并购的最高值。蓝色火焰在2016年盈利达到2.7亿元,2017年净利润达到1.5亿元,但到了2018年前10个月巨亏4.7亿元,并最终在2018年12月分别以400万元和10万元的价格,将喀什蓝色火焰、北京蓝色火焰两家公司打包出售给南京大道行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种“贱卖”被外界普遍视为是对不良资产的甩卖清仓。然而,这种情况在影视行业并不鲜见,像遭遇税收风波后,以接近一折的价格将子公司盛世星辉股权转让的当代东方,上周发布的2018年财报就显示,其2014年以七倍溢价收购的子公司盟将威影视,去年因电视剧销售情况不佳、回款遇阻,“使得收入大幅下滑,业绩不佳,计提约8.76亿元的商誉减值”,而当代东方也因为子公司的拖累预计全年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

  与资本松绑,退回创作主体

  引入国资、变更股权和实际控制人,从上市公司发展的角度看,慈文此次脱困不仅渡过了资金难关,而且还能保持原有制作方向不变,似乎已经是最好的选择。经过一周的观望和利好消息发布,昨日慈文传媒股票已经涨停,恢复了市场信心。

  “目前传媒行业的困难是共性问题,需要大家抱团取暖,并需要资本的加持,争取赢得资本的青睐来渡过危机。”当代东方副总裁李泽清透露,目前影视公司的过冬方式包括盘活现有资产,清理回款旧账,同时要多方位增加资产布局的维度,分担现有的风险。

  与慈文引入有江西省人民政府背景的华章投资相似,有着“国产影视第一股”之称的华策影视,在2018年12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转让不超过3549万股(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给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而华闻传媒也将股权转让给了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除了引入国资,还有不少公司选择与视频网站平台深度捆绑,像腾讯视频与《琅琊榜》制作公司正午阳光已经合作了多部自制剧,还将《如懿传》制作公司新丽传媒直接收购,而慈文此前也宣布将与爱奇艺联合成立全资子公司。

  从过去的游资遍地,到如今更为专业的资本和平台进入,对于历经寒冬的影视行业来说,回暖正在发生。赵斌也表示,过去一年的影视寒冬一方面给影视从业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国资背景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作品的品质和口碑有一定要求,视频网站等平台也不会贸然拿自己的播出效果试险。真金不怕火炼,我们虽然经过了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但最后留下的一定是能够扛住市场风险,能够持续产出优秀作品,得到市场认可的制作者。”

  李夏至

  原标题:告别寒冬,影视行业“回春”